医疗卫生系统

当前位置: 行业频道 >> 医疗系统 >> 危机干预

京西重灾区受灾民众最需要什么

www.psychcn.com 2012-07-31 15:02 

7月26日,北京市房山区卫生局副局长张文艳介绍,房山区是北京7·21水灾的重灾区,防疫任务很重。为做好重灾区的防疫工作,房山区已经完成了防疫人员的培训,现在已经在灾区紧张开展各项防疫工作。图为医护人员正在房山区佛子庄乡西班各庄村喷药消毒.

28日,记者结束了三天在“7·21”受灾最为严重的北京西部房山区的采访,沿已恢复通车的京港澳高速回市中心,用了不到一个小时,已身处车水马龙的市区。市区的北京人关心重灾区的民众现状怎样?他们到底需要些什么?

  三天来,记者踏着泥泞、探访了一个个遭洪水洗劫的村落,了解到:

  希望吃上热饭热菜。在房山的几天中记者发现,尽管官方的救援物资正陆续到位,但“一天两顿方便面”仍是许多受灾民众的生活常态。幸运者如青龙湖镇果各庄村北工业小区,由于有厂商赞助,从26日开始,工人们已能“每天吃上两顿盒饭”,但这在受灾较为严重的地区中尚属少数。

  救灾物资的运入需要畅通的公路,但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尽管大多数被阻断的公路都得到了抢通,但多数却是仓促完工,禁不起再一次的暴雨袭击。

  用上干净水,防疫问题十分紧迫。由于很多受灾地区饮用水源遭到污染,临时配给的瓶装矿泉水仍占不小比例,要过起正常日子、做饭洗衣还需早日通上干净的自来水。遭到污染的不只有水源,由于暴雨造成大量牲畜死亡,一些尚未及时深埋的牲畜尸体引起蚊蝇孳生,危及灾区民众健康。当地医卫人员正在走村入户加强喷药防疫。

  “房山区受灾群众基本生活有了保障。”房山区商委主任朱仕生对记者说,但他随即强调,所谓的基本生活保障,仅是指“喝上安全卫生的水,同时基本吃饱”。

  “其实我就是想换一身干净衣服。”在21日暴雨引发的洪水中死里逃生的村民李如友说。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的衣服仍是事发时那身,在他家屋外挂满了沾满泥浆的衣服,都是从进水的屋子里“扒出来的”。

  李如友的境遇极具代表性,由于很多民众家中进水,衣物要么被冲走,要么遭泥水浸泡,“连个洗衣的地方都没有”。

  更希望早日回“家”。一些遭水浸泡的房屋,尚未清理。不少村民的家具还浸泡在没过小腿肚的淤泥中,很多受灾民众至今有家难归。雨天一旦过去,烈日下在临时搭起的帐篷中会更加难过。征用一些厂房校舍办公楼作为临时安置点应列上日程,搭建过渡活动板房的工作也需提速。

  “我们需要大量的板床或气垫床解决受灾群众的住宿问题。”果各庄村党支部书记石文迎说。在该村,不少灾民是7、8个人挤住在一处不到十平米的房间。

  下一步,暴雨造成的危房修缮问题也亟待解决,这需要大量的油毡。而雨灾中暴露的一些村屋选址不合理等问题,也亟待在灾后复建时重新科学规划。

  灾区民众的心理健康亟待专业安抚。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面对多年不遇的大灾,不少受灾民众出现了抑郁、焦虑等精神障碍症状,有的人一谈起那晚的大雨就哭个不停、难以言语,有的人坦言自己接连几天彻夜不眠、噩梦连连,白天神志恍惚。

  对此,北京市已派出一支由十余名心理专家组成的救援队进入房山区,对村民进行一对一的心理危机干预。但由于受灾面广,遭灾人数多,这点力量显然不够,重灾区呼唤更加及时充分的心理救援。

  在“7·21”的暴风雨中,无论是市区还是郊区,北京每一位市民都经历了伤痛。其中房山区受灾人口80万人,25个乡镇(街道)均不同程度受灾,经济损失61亿元,已确认身份的遇难者有38位,几乎占全市已公布死亡人数的一半。

      这里更需要关爱。

  • 手机:13161503628
  • 电话:010-84289911